岁念

雨声听昼眠.

【喻黄】心甜

喻文州抬手看了眼手表,已是六点过半,也就是说他在路上将近堵了半个小时了。车内的广播电台正在播放台风登陆本市的消息,提醒广大市民注意防护措施。

停在前面许久的车子开始缓慢地挪动,喻文州盯着那橘红的车尾灯眼睛都要发酸了。

他揉着自己的眉心,想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。

天色如铁一样灰寒,灰白的积雨云连成一片,低垂得仿佛要压在头顶上。风已经在刮着了,路旁新栽的小树被压弯了腰,那一团绿正像面团似的被人揉来捏去。

又是五分钟过去,车流终于可以顺畅地流动,若是有人在街道旁的高楼顶上向下望,一定会被这宛如星屑会聚,流动的璀璨星河所震撼。

天色昏暗,这片天在酝酿着一场大雨。喻文州把车开进地下车库,塞...

日光罅隙,一碗饭的香气

许久都不写东西了,感觉再不记录点什么下来,自己就真的要发霉长蘑菇了,那些零碎的画面也要模糊消失了。

现在是下午,还有五分钟到16:00。

我坐在床边,看着窗边的阳光安静地落在木地板上,阳光被窗棂规整地切割开,就像是一块满溢芬芳的奶油蛋糕。窗外高大的椰树迎着阳光直立,深绿的细长羽状叶子镀着好看的金边。屋里的椰树影子颤颤动着,把阳光似海水般波动开来,光影如美人的浓密的睫毛轻颤着,美得不像话。

外面的叶子窸窸窣窣地响着,窗子被风吹得发出轻微的响声,客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,父亲打着呼睡得香甜懒得起身去接。

还有一堆作业不愿意去写,初三狗的自暴自弃呵。

胃里一阵一阵地绞痛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...

我们终将失去所爱.【业渚】

题目是取自老师上届学生做的毕业视频的名字。

老师去了另一个学校教书。开学就见不到她了。

希望她能遇到一群更好的学生(笑)

灵感是来自一位太太(大大?)写的《一切都终将远去》。

若侵会删。

ps:这篇不甜不含糖、呵护牙齿防蛀牙(什么鬼),乃绿色安全食品,请放心食用~

阳光明媚,灿烂一如得到奖励的孩子的笑颜。晴空之上万里无云,天空清洁而亮堂。几只燕子衔着春泥翩然而归,细长的燕尾剪开天空一片湛蓝。

一阵略带寒意的春风吹来,从老樱树飘落的樱花瓣随风而去,不知去向哪个方向。

仍是感觉到冬天还未褪去的寒意在侵蚀着自己。我站在太阳底下,试图让阳光烘暖发冷的身子。

不远处是当年国中毕业的教室...

Poison.【渚x业】番外2. 突袭(完整版)

[2]番外.突袭

天气晴朗,像被谁撕碎的云絮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飘,映得蓝天更显清湛。

木屋里,渚抓起一小把茶叶,放入年代颇为久远的砂壶中,接着把滚烫的热水的从空中缓缓倒入壶里,干瘪的茶叶争先恐后浮上水面,待叶片吸饱水后,又陆续沉底。淡淡的茶香悠悠飘散在空气里。

温杯洁具、置茶冲泡、醒茶、倒茶、渚的动作如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谁让他的师傅喜欢喝茶呢。

渚跟着他的师傅学习炼药已过去了五年多。

现在的渚,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炼药师了。

“师傅,喝茶。”

渚端着莹白温润的茶杯,向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的老人递去。

老人抬手接过茶杯,呷了一口,老眼微眯,淡淡道:

“这茶,比往日苦涩。”

“苦涩?”...

乱七八糟的总结.

Poison.这篇文在拖拖拉拉磨磨唧唧之后,耗费我无数脑细胞,历时n个月,终于完结啦~
其实我是想在暑假之前完结的orz【这都暑假快过完了!!!】
其中也有不想填坑的时候,因为三次元的事情真的好烦好烦( `д′)【mdzz!为什么我们这要把地生会考计入中考总分!!!】
岁念第一次写文,文笔很渣,各位能看到这里真的很感谢qwq【多亏了你们的催稿】
谢谢你们的支持qwq
岁念感激不尽【三鞠躬】
岁念要晋升为初三党啦,所以更文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开新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填得完(o_ _)ノ
总之总之,业渚这对cp真的超级萌!超级可爱!
以后岁念会努力改进的!
嗯之后可能会写写番外什么的。
还有好多想写的qwq...

Poison.【渚x业】

Chapter12

“罢了。你们都起来吧。”渚冷冷的声音响起。

众人只敢颤颤巍巍地站起来。

而他们的首领更是吓得脸都青了。

这小姑娘弱不禁风的,怎么可能是城主?!又失算了?!这怎么可能呢?!可是若这小姑娘不是城主,那城主玉牌怎么会在她手上?难道是城主的私生女?

刀疤男正胡思乱想着。忽然,他感觉到一股凌冽至极的杀气向自己的脖颈袭来,直刺他的咽喉,下一秒,地上的一把利剑横空飞起,剑芒一闪而过,惨烈的血洒了一地,就像是下了一场血雨。

众人瞬间愣了,耳边又响起了那冰冷刺骨的声音。

“你们,可知罪?”

众人吓得马上跪地磕头求饶,用力之大到额头都磕出血。

这下,当真是血流满地,血色海洋。...

Poison.【渚x业】

Chapter11

四面都是矗立着的高墙,层层叠叠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流动着耀眼的光华。那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朱红砖,琉璃瓦,斗拱交错,富丽堂皇。以晶莹剔透的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盘龙香炉立于大殿中央,白烟自香炉而上袅袅缭绕,昂贵的龙涎香弥漫空中。紫檀楠木灵芝仙鹤桌上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,几只碧玺镶翠的茶杯玲珑可爱。

一只圆润的翡翠手镯戴在纤细的皓腕上,修长的手指握着茶杯,指间的冰花芙蓉玉指环温润典雅,通透无比,淡淡的紫色显现在外。

“渚,你可知错?”坐在金丝软塌上的妇人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,温和慈祥地笑着,那白净无暇的脸庞看不出丝毫怒意,连眸子都满是清浅的笑意。

而对面瘦小少年的额上已沁出了细...

盈盈可采撷【冷璐】

第二章

6.19    周六    雨  

下午的时候遇到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。

海藻般的长发,眉眼干净,一双很漂亮的碧色眸子里清澈通透,怎么说呢,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。

外面下着雨,她也没有打伞,拎着一双鞋,光着脚走在街道上,快活地玩着雨水。

雨中精灵。

我站在窗前遥望着她一路游玩而来。然后她停在我的店前,满脸惊讶地看着我店门前的花朵。

精灵降落在花瓣上。

我向她打招呼,随后我知道了她的名字。陆小璐。

璐,乃是美玉之意。

小璐,好美的名字。


陆小璐感冒了。这就是她雨...

盈盈可采撷【冷璐】

第一章

陆小璐轻巧地跨过面前一个盈满雨水的小水坑,水绿的发梢微微扬起,染上从天而降细密晶莹的小水珠。细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雨丝纤细而稠密,随风飘摇不定。街道上冷冷清清,偶有几个行人撑着雨伞匆匆而过,眼神颇为怪异地看着,这个不打伞也不避雨反而笑得异常灿烂的碧发少女。


陆小璐丝毫不在意行人的眼光,她脱下自己的凉鞋,赤脚踩在湿润的地面上。长及膝盖的裙子下摆已微微浸湿,淡蓝色的半袖上衣也落下雨水的痕迹,浅淡的蓝氤氲开来,更显得衣服的主人柔美淡雅。而那水绿灵动的长发早就散乱开来,沾染雨水的芳泽。


街上的行人愈来愈少,一排绿树高大而笔直,显得无比落寞。雨水一滴滴落在碧叶...

Poison.【渚x业】番外

番外.初遇

两年的时光过去,渚被自家师傅坑蒙拐骗到天岚山上后,终日在云雾缭绕如仙境般美好的山顶,照顾药草,观察丹药……渚感觉这两年时间过得就像在喂猪一样……

师傅,说好的上天下地无所不能一路开挂成为人生赢家的呢!!!!!!

渚的内心是抓狂的……为什么我的日子这么苦逼?为什么刚从皇宫出来好像又进了鸟笼?为什么我要整天对着一堆花花草草?还有那堆长得一模一样的药丸有哪里不一样你倒是告诉我啊?


渚为此也去问过师傅,而师傅他老人家坐在门口那张藤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,听闻渚的疑惑,只是抬眼瞥了他一眼,然后淡淡道:哦也没啥别的原因,主要就是年轻人嘛,多吃点苦是好事。

哈?Are you...

©岁念
Powered by LOFTER
  1/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