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良

“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.”

* 庆祝一下60fo

   想开个长篇写双特工,天天和鱼鱼是搭档超默契的那种,做任务的时候不忘调情,会给上司整恶作剧,闯祸了就互相推锅然后一起被罚。

   天天近战身手了得,鱼鱼智商担当远程辅助。

   绅士一样地穿西装打架,并肩作战。

   想想都很满足了 > <

(啊我就是被kingsman的特工圈粉了,为哈利梅林疯狂打call

   得闲就写。

【喻黄】我想和你一起生活(下)END


这篇好像过了很久了> <

Part. 2

在小酒馆里,淡淡的灯光仿佛回到了老旧年代里,几张极简主义的吧台和稍稍掉漆漏出棕褐色内里的木质高凳子,木质墙上挂着几幅北欧风景画。

“文州!喝不喝?”黄少天拎着一瓶烈酒从吧台走过来,琥珀色的液体在透明酒瓶里摇晃,一点灯光洒下,混在酒水里。听说是这家酒馆里自制的一种烈酒,入口温和醇厚有麦芽的味道,下肚以后犹如烧刀子一般烈,让人浑身都暖了起来。

喻文州耸耸肩,伸出一根手指摇摇,不知道是说No还是就一杯的意思。他看着来人拉开高脚凳,踩着凳子下的木横架坐上来,似笑非笑地倒了小杯酒推给他。

他眨眨眼,握住滑过的玻璃杯,手指一下一下轻轻地叩着杯...

【喻黄】星光下的秘密

* 文州和天天七夕快乐!

柔和的灯光静谧地填满了房间,被窗帘半遮半掩的玻璃窗外看得一团橘黄暖意,让漂泊的旅人心生向往。几缕南方夏季特有的闷热夜风吹过,热度慢悠悠穿过窗缝,试图中和房间里的凉爽冷气。

床上的人抱着一团被子在刷微博,他随手划拉了几下,都是关于七夕节的话题。不少双身狗发图秀恩爱,单身狗们无比幽怨。

他乐呵呵地看着两边的口水战,彼此互相打压。想当年他也是单身狗阵营的一员,每逢这种节日就成为主力军,和对边狂怼,一篇洋洋洒洒的千字文义正辞严地谴责了这种歪风邪气,抨击这股恋爱气息的酸臭味。

而今,轮到他散发这股子拍拖仔的气息,他只觉得身心都明朗舒畅,仿佛夏日晴空瀑布般的明亮阳光洗涤,...

【喻黄】浅风(下)

*  校园系列

*  甜甜甜!

*  ps:逃自修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啊.

黄少天彻底晕过去的前一秒钟,喻文州慌乱的神色在眼前一晃,恍惚中他看见阳光下的黑润眼瞳分明含着无尽的心疼,夹杂几缕不明意味的绵长的情绪。而后他感觉自己倒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中,仿佛阳光般炽烈温热的气息,而本质上是温和缠绵的微风将他环绕,鼻尖一抹浅浅的柠檬草香让他安心睡去。

黄少天悠悠醒过来,看了看米黄色柔和的天花板,回想了片刻,噢医务室!

他稍微梳理了下自己的思路,自己晕了然后应该是被喻文州送到了医务室,刚开始胃还痛得要死之后好像没怎么疼了,后来晕完了就睡着了,好像还做了一个好梦。

他...

【喻黄】浅风(上)

*  校园系列

*  粤语写得磕磕巴巴我可能是个假广东人——

上课铃声叮咚响起,教室内渐渐安静下来,仿佛一锅水烧开沸腾后终归平静。然而铃声响过,同学们并没有听到熟悉的高跟鞋轻叩地面的清脆声音。太奇怪了,他们的大美女英语老师可都是踩着上课铃进班的,鞋跟敲出紧凑的哒哒声和铃声合奏,就是英语课特有的上课铃。

英语老师每次都是风风火火地进班,一进门就会活力十足地喊一声“Class begin!”那一股子热情洋溢的气息涌进来,让他们精神倍儿加地听课。

然而今天异常安静,只有屋外空调发动机呼呼转动和天花板上的风扇摇头晃脑的声音。

不少同学用询问的眼神望向英语科代表,然后英语课...

【喻黄】一个片段

素材来源于晚上娘亲逼着我吃木瓜orz

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……

少天这次不吃秋葵改吃木瓜了x

夏日炎炎,街边一排油绿的大树无精打采地举着繁密而繁重的绿叶,趴在树上的知了聒噪不停,直叫得人心烦意乱。喻文州挑着阴凉的树荫走,手里拎着个布袋子,里面装着几个饱满浑圆、黄澄澄的大木瓜。

乡下的亲戚带给他母亲,他父母正想买点什么给儿子消消暑,索性就打了个电话让儿子带回去。

然而这正值夏休期,蓝雨绝大多数队员都回家了,这些木瓜分了几个给门口大叔、食堂阿姨和战队里还留下的工作人员,还剩俩,看来得和黄少天把这瓜分了。

正想着,他刚想敲门,宿舍的门突然打开,黄少天探出头来,日光下,栗色的头发仿佛涂了层蜜...

【喻黄】我想和你一起生活(下)

Part 1.

敲门声不断地一下一下有节奏地传来,黄少天感觉这声音已经敲了很久很久,他一直把梦的尾巴做完才不情不愿地去开门,说实话一大早被吵醒的感觉并不太妙。一开门,喻文州好整以暇地靠在门边看着他。

他看见喻文州有些揶揄的笑意,一下子反应过来,昨晚……?!他的脸忽地开始滚烫起来,喻文州看见他耳边发梢下的的耳根子噌地变红就知道他想起什么了。

好丢人啊!黄少天双手捂着脸简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。应该就只咬了一口吧?难不成啃了一口?这人笑得太诡异了我没干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……眼见他的脑回路就要七拐八拐地往岔路而去,打打打住!今天的行程是峡湾镇,昨天的事情就过去吧过去吧他不提我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...

【喻黄】短歌

十七岁的天天生日快乐!

希望你永远闪闪发光,未来明亮!

夏季的灿烂千阳一如牛奶成桶地往下倾倒,整个运动场融在一方阳光下,南方特有的湿热弥漫在空气里,一呼一吸间全是粘稠的闷热气息

然而运动场上还有学生在跑步。

站在塑胶红跑道上的体育老师黑得像块碳,扯着嗓子喊:“跑快点!快点!你们这哪叫跑步啊!在我眼里都是慢动作回放!”

跑在晴天白日阳光烂漫下的学生累得像只狗,领跑的黄少天都觉得要自己虚脱了,好像下一秒就会软摊在跑道上为即将到来的体中奉献生命。

在树荫下打羽毛球的初一小同学想:初三汪真可怜,体育中考真可怕,还有那个体育老师真黑啊!

黄少天觉得自己吸进的根本不是空气,全是灼烧的火焰。跑...

【喻黄】我想和你在一起(中下)

Part 2

接下来的两天,黄少天都叫上喻文州一起去玩,早晨他们在市中心逛了一圈,在北挪威艺术博物馆欣赏了描绘19世纪极地极光的风景画,参观了特罗姆瑟大教堂和Mack Brewery酒厂,顺便喝了两杯醇正的麦芽酒。

午后他们去参观由五块长方体冰块组成的北极博物馆,还有一幢红棕色的老式海关楼——极地博物馆。黄少天对博物馆里的理论知识不怎么感兴趣,坐在北欧风格的白色休息椅上歪着脑袋睡着了,谁让他昨晚熬夜了。

喻文州逛了一圈回来才发现他睡着了,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不时向下啄两下。他蹲下来,看着黄少天像孩子一样柔和的睡颜,伸出手戳了戳他有些婴儿肥的脸蛋,好软,好可爱。

黄少天皱了皱眉艰难而缓慢地...

【喻黄】时光遥寄

厨房里传来厨具相碰的声音。油噼里啪啦地在锅里唱歌,炒菜时菜叶还带着水珠发出滋滋的声音,锅铲翻炒时不经意间划过铁锅的声音,厨房里各种声音糅合在一起,谱成了欢乐的协奏曲。

喻文州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遥望厨房,一览无遗。黄少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,还穿着幼稚的皮卡丘围裙。饭菜香气一点点随晚风飘来,喻文州闻着味儿大概知道他做了什么菜。

夏日,五点多的天空还明亮着。G市的空气质量不好,大多时候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,好似一层厚厚的无法刺穿的油布覆盖在城市上方。

但是今天的天空呈现了久违的湛蓝,还有几片奶白色的云慢悠悠地飘行。阳光还柔和,照在人身上不会觉得燥热,只感觉有暖融融的暖意在流淌。

喻文州拄着手臂撑着...

©温良
Powered by LOFTER
  1/2